安乐哲: 翻译中国经典的“洋教养”-千龙网?中国首都

2018-05-25 12:51

这种强调配合而非竞争,以邻为友而非以邻为敌的文化传统深深影响着当代中国,在安乐哲看来,也是解决当前寰球困境的重要资源。他特别同意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提倡跟构建人类福气奇特体的幻想,“这是人类应有的目标。咱们应该彼此负责、彼此依靠。”

“大家都争着想懂得中国”

后来,他师从哲学家劳思光学习《孟子》。这位长他20岁的学者一袭长袍,清癯矍铄。老师身上中国传统士人的气度与献身哲学的热情,让他深深叹服。

回忆起刘先生的教诲,安乐哲至今感慨万分。“第一天上课时,他就劈头问我:‘《淮南子》你读过多少遍?’我支吾地回答:读过吧。他面带愠色地说道:‘仅此罢了吗?’”

5月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大学考察时探访了部分资深教授和中青年迈师代表。习近平亲切地问安乐哲来自哪所大学、来中国多长时间、是否适应这里的生活,并渴望他更多向国外介绍中国精良传统文化。

这位被中国学者评估为“春风和悦,有谦谦君子之风”的洋教养,正是曾翻译过《论语》《孙子兵法》等中国传统经典,曾荣获世界儒学大会“孔子文化奖”的美籍汉学家安乐哲(RogerT.Ames)。

碧海、蓝天、椰林……这是远离美国大陆的夏威夷群岛,领有四季如春的热带大陆景象与多元容纳的文化气氛。

北京大学西门外的一家饭店,专卖皮薄馅儿大的饺子,安乐哲笑着说自己每周都要去吃两回。

偶合的是,多少年后他成功拜入刘殿爵门下,成为一名哲学博士。刘殿爵是伦敦大学首位华人中文讲座教学,他翻译的《道德经》在全世界广受欢送。

就安乐哲自己来说,他依银雀山汉墓出土《孙子兵法》竹简本底本翻译的《孙子兵法》在西方广受欢迎。

刘先生主张阅读原始文献,对脱离原文的浮泛探讨心存反感,这对安乐哲思考如何研究中国哲学发生了深远的影响。他跟着刘殿爵扎实地研习,多年后,安乐哲在夏威夷大学当老师,刘殿爵转去香港大学任教,两人仍在暑假的几个月里,蹲在刘先生的书房中,一遍遍研读《淮南子》原文。

在1966年夏天的一个闷热、潮湿的傍晚,19岁的安乐哲作为加州雷德兰斯大学文理学院的交换生,只身来到香港中文大学。他依然记得在中国的第一个夜晚,当他从旅馆向窗外眺望时,外面的所有是那样陌生而离奇。他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人生“开始了一个无奈逆转的转折”。

“如果说我从课堂上和书本中学到了一点中国哲学,那么我从四处人身上学到的要多得多。”安乐哲告知笔者,刚到香港时,他对中国人之间与西方完全迥异的相处方法非常感兴趣,彼此关爱的人情关系让他见证了中国哲学渗透在日常生涯中的模样,“这是一种生生不息的活的传统。”他深情地说。

“比喻说‘义’这个字,传统译法是righteousness,这是《圣经》中用语,意思是‘秉承上帝的意志举措’。但在中国文明中不‘上帝’概念,这明显就是穿凿附会。”在安乐哲看来,翻译的准则就是要表白事物的本质。“因此,我把‘义’翻译成appropriateness,‘合适’的意思。由于《中庸》里讲:‘义者,宜也。’”事实上,安泰哲对这个译法也不甚满意,仍在想办法改进,“但至少离汉语‘义&rsquo,蓬佩奥现年54岁2017年记者昨天获悉跟;字的意思更濒临一些了。”

在这样的较真劲儿下,安乐哲一点点推进他的重译经典工程。1993年到2009年间,他逐年与合作者翻译了包括《孙子兵法》《论语》《中庸》《道德经》《淮南子》在内的中国哲学经典。他的《通过孔子而思》《等候中国:探索中国和西方的文化叙述》等著述,着力矫正西方学界“中国没有哲学”的成见,助力中西哲学等同对话。

在香港“偶遇”孔子

距离1985年他第一次来到中国内地,已经从前30多年。当时,他偕妻子一路开车往返上海与北京之间,期间,他还专门去了安徽寻访《淮南子》的源头,当他向当地赠送他所翻译的《淮南子》时,受到了欢迎,并受邀参观博物馆。从那当前,安乐哲一直来中国参加学术活动,每一次,这里产生的变革都让他惊呼“太快了,未落实保险管理跟学生人身侵害事变防范措施!”“我和几个友人开玩笑说,似乎去年大家都还骑自行车,当初全开上汽车了。”

“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当年香港同学张敏仪从《论语》中挑出这一句,给他取了个中文名字:安乐哲,既谐音他的英文名字,更代表着哲学即是快乐的意思。没想到,这成了他余生的写照。

或者除了美景外,更吸引他的是中国的文化氛围,那样协调、包容,以开放的姿态拥抱世界。

了解的第一步,是冲破语言妨碍。安乐哲深知,西方学术界对中国哲学存在着极大的误读,诸如《论语》《孟子》《道德经》等著述,最初是由传教士等翻译并阐明的,“其中包含着欧洲基督教文化的臆断。”

入学后不久,室友送给他一本英文版《四书》。这是安乐哲第一次据说孔子,他一下子就迷上了。若干年后,回忆起这一充满意思的时刻,安乐哲笑着告诉笔者:“这是我决定终生研究中国哲学的开端。”

从雷德兰斯大学文理学院的本科开始,到取得博士学位跟教职,安乐哲总共花了13年、辗转了5所学校。“因为那时全体西方世界找不到教中国哲学的地方。&rdquo,牛蛙彩票开奖15700.com;为了修够学分,他只能来往于中国台湾、日本、英国各地大学,辨别选修中文、哲学等课程。

2013年9月27日,第六届世界儒学大会在孔子故里山东省曲阜市举行。大会授予安乐哲“孔子文化奖”,称赞其为“中国文化的传播者、阐释者”。

“西方个人主义意识状况制造出的竞争、破裂,始终激化当今世界的良多抵牾。”安乐哲清楚地意识到,“我们应当把目光投向东方。”

第二年夏天,安乐哲动身回国。走时,手里捧着一本刘殿爵先生翻译的《道德经》。他的学术空想逐渐变得明白且摇动,那就是专一于中西哲学的比较研究。

安乐哲如何理解中国儒家文化?在他向西方翻译和先容中国儒家经典时,又发生了哪些有趣的故事?在接受本报专访时,来过中国的次数多得本人也“记不清”了的安乐哲反复强调,让更多西方人懂得中国文化,是他毕生的抱负。

翻译中国的全新尝试

人的终生充满了各种巧合,中国人的说法叫“缘分”。安乐哲与中国哲学的缘份,要上溯到52年前。

4月底,安乐哲第一次来到杭州,这座美丽的城市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杭州太美了,是中国的‘夏威夷’。”安乐哲微笑着,配套设施完善左手从外侧将左乳向核心推 3,眼角皱纹里藏不住深情。

“各位专家,各位老师,各位友人,大家好!”眼前这位高高大大的本国传授向台下深鞠一躬,熟练地说出了这句“中国味”十足的终场白。显然,他熟稔中国的问候礼节。

安乐哲记得,1978年前后他在加拿大陪妻子去诊所看病时,医生随口问他是做什么研究的。当据说他的研究范围是中国哲学时,医生“惊奇地笑出了眼泪”。这件事件给了安乐哲很大的刺激,作为哲学研究者,他深知哲学家的本职工作之一,就是意识人类教训的独特特色,在尽可能广阔的背景上研究问题。“假如西方哲学将其余哲学传统排斥在外,那么它作为一门学科就不尽到学术任务。”安乐哲笃定地说。于是,在此后的学术生活中,他越来越致力于改变全部西方哲学传统中这种执拗的偏见。

随着经济实力日益增强,中国在世界舞台上表演越来越主要的角色,中国哲学研究也促进入西方主流视线。“当初大家都争着想了解中国。”回想起40年前在夏威夷大学时的情形,安乐哲感叹:“那个时候,咱们学中国哲学的,包括我的学生们,要找一个适合的工作无比难。”现在,他每年给学生们写推荐信,往往有十几个非西方哲学的岗位需要人,“这是相当大的转变。”

“我快70岁了,留在夏威夷很好,可在中国我觉得很杰出。”出于对中国文化的热爱与对学术的不懈追求,安乐哲离开了夏威夷面朝大海的别墅,来到中国开启新的生活。

夏威夷大学哲学系在美国高校中自成一家,下面是亵服的准确穿法往往可能达到事半功倍,专门设有中国哲学、日本哲学、印度哲学等专业。而在欧美,大多数哲学系并不开设这些课程。1978年获得古代中国哲学经典的博士学位后,安乐哲在这里开启了他的中国哲学教养和研讨生涯。

“如果问我对中国文化印象最深的一个词,我会说是‘家’。”5月9日,在核心社会主义学院一场名为“儒家角色伦理”的讲座上,安乐哲向大家分享着自己对中国儒学的见解,“因为‘家’就是人彼此须要,是所谓‘己欲破而破人,己欲达而达人’。”他的讲述不断引用《论语》《孟子》等经典原文,也搀和着大量英语单词来抒发更准确的意思。浓浓本国口音,粉饰不了这位西方儒学大家的远见高见。

在2017年出版的新书《儒家角色伦理学》中,安乐哲专门阐述了基于家庭关系的中国传统社会组成方式。在他看来,中国社会的起点是“孝”字。“‘孝’的古文,上面像是一个老者的头,像爱因斯坦蓬着胡子。”安乐哲风趣地这样解读古文的“孝”字写法,“下面是一个‘子’,用来调换老人的拐杖。”这其中蕴含了情感的传承,是人类社会和谐的源头。而在此基础上建立起的社会、国家,包含着对关联与情感的珍重。

2016年从夏威夷大学退休后,他来到中国,成为北京大学人文讲席传授。同时,作为山东省首批“儒学大家”,他也在曲阜中国孔子研究院任职。